「哥哥,你在看什麼?」少年拉住楊陰衣角,黑白分明的眼珠在清晨更顯精神。
「……小熙,不睡覺跑來這兒做什麼?」
少年喚作邱熙,是宰相邱蠡最小的兒子。
「我偷跑出來的,外面好熱鬧,我想去看看。」
今天是祭水神的日子,不少人家已經開始準備起祭拜物品。
聽了邱熙的話,他彎唇一笑。
「也不過寅時,你這麼急做什麼?」
「爹娘醒了後,定會讓人跟著我,那多無趣。」
「你來尋我你爹娘就不讓人跟你了麼?」
他嘿嘿一笑,勾住楊陰手臂。
「我和爹娘留信條說你會帶我的……」
楊陰無語了一陣,看著不過小自己一歲半的鄰家弟弟,心說怎麼都長不大。
「不行嗎?」邱熙眼睛眨了眨。
他對習俗向來沒興趣,但閒著也是無事,陪邱熙出去逛逛也無妨。

—街上—
「陰哥哥,我……你瞧我今天是不是起得特別早?」
「嗯?」楊陰挑眉,看向對著他笑得一臉諂媚的邱熙。
「嘿嘿,陰哥哥你看,那些攤販一定起得比我更早,他們那麼辛苦,我覺得我應該要去捧捧場,這樣他們才會認為自己的辛苦是值得的呀!」
「你沒吃早餐就跑出來?」楊陰蹙眉,他明明天天都耳提面命的告訴對方早餐要吃完再做其他事,對方卻總是不聽。
「我……我不就趕著出門忘了嘛……」
見楊陰不語,邱熙心虛地低下頭。
一會兒,才聽得楊陰開口
「想吃什麼?」

他猛地抬頭,看向對方。
「陰哥哥,你不生氣了?」邱熙尾音微微上揚,他每次開心時都這樣。
「嗯,下不為例。」寵溺地摸摸對方的頭,道。
「那,我要吃那家饅頭!」
興沖沖地跑向幾尺外的店家,站在店門口對著他喊。

「好。」

-

「啊啊啊,這樣就過了一天呀.....」邱熙手拿糖葫蘆對著楊陰說。

「嗯。」

他朝遠方望去,夕陽正映著湖水下沉。

那湖喚作花怨,傳聞幾百年前曾有名女子在此湖等帶戀人歸來,最後卻不敵寂寞投湖自盡。

那名女子死後三年,湖邊長出朵朵鳶尾,片片紫色綢緞,好似祭奠著女子。

也因此事,花怨湖從此遊客不斷,年年都有人為一睹湖邊滿片花海而來。

「咱去搭船吧。」

「嗯?」邱熙抬頭,不解地望著對方側顏。

「還是你想回家了?」楊陰揉揉他頭髮。

「才不呢!我們去搭船、搭船吧!」邱熙鬆開楊陰牽著他的手,跑到湖邊。

「船家!船家!」邱熙跑到湖邊揮手,一艘小船朝他駛來。

「公子遊湖是唄?」那船家見有客人,很是高興,忙招呼他倆上船。

「怎麼今日只有船家一艘船?以往不是很多麼?」偌大湖上,一艘船顯得孤寂。

「唉呀,公子有所不知。」

船家神祕兮兮地向四周望了望。

「最近不知怎麼,來這兒的船隻總莫名其妙消失,隔了幾日船完好無缺的出現在湖面上,本來在上頭的人卻都不見了,屍體也找不著。人們謠傳是水神在抓祭品呢....」

「那你怎麼還出來呢?」邱熙問。

「我也是窮人家,就湊合著賺點錢,而且我命硬,沒啥好怕的!這把年紀,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?」

「嗯,不過還是小心為上.....」

-

小船划過,湖面掀起陣陣漣漪。

楊柳迎風輕晃,放眼望去綠絲帶般的柳條迎風起舞,煞是好看。

雖然才入秋,但風拂過時卻已帶著陣陣涼意,湖水溫度和冬日差不多,若是栽下去定會受風寒。

「小心點,別靠水太近了,會著涼。」楊陰把邱熙拉到身邊,仔細替他扣好扣子。

「鳶尾呢?怎麼沒看到?」邱熙只是一個勁的往湖上探。

「那兒一片紫,還沒見著?」

「看到了看到了!船夫,能近點兒不?」

「好咧!

船夫划著槳,但離那紫色天地只剩不到三尺距離時,一陣風猛然吹過。

霎時,原本晴朗的天被烏雲遮住了一半,風在耳邊呼嘯,整艘船被吹得無法維持平衡。

撲通一聲,落水的聲音。

「嗚啊!」

「小熙!」

邱熙因為船失去平衡掉入水中,雙手死死抓著船邊緣掙扎。

「陰哥哥.....我不適水啊....」風把水吹得高起,邱熙被四周高起的水往下壓,緊抓著船緣的手漸漸無力。

「小熙!手抓緊,莫鬆開!」楊陰臉上帶著旁人從未見過的擔心,唯恐邱熙鬆手墜入無邊得寒冷。

「唔....」水一陣一陣往他臉上去,他嗆進幾口,只覺得腦袋昏昏,聽不清陰哥哥的話。

「小熙!」楊陰見邱熙鬆手往下沉,心裡一急,便想跳下水。

船夫急時拉住他。

「公子,現在風這般大,跳下去是送死啊!」船夫一邊努力穩住船一邊向他勸到。

「該死....」

風越來越大,整艘船左搖右晃,船驀地撞上岸邊,船夫來不及反應也落入水中。

霎時,湖上只剩楊陰,他望著水面,彷彿確定這件怪事是有心人引起,眼底冷光一閃而過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〈待續〉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 的頭像

深海裡的一條魚~

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