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往地府的路上,彼岸花一朵一朵盛開著,每個人都依序前進,腳步不急不緩,有些人頻頻回頭,臉上是對人間的眷戀;有些人直視前方,似已放下過往,但眼中卻又帶著一點留戀。

一名淡紫色衣服的女子隨著隊伍移動,霎時已到陰陽交界處。

女子腳步有些遲疑,張望著不知在尋些什麼。

「姑娘,你在尋何物?」

清雅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女子回頭,見到的是名深紫衣袍的男子,他衣著華麗,一看就是富貴人家。

「我嗎?」女子嫣然一笑「我在找〝果〞。」

「那是何物?」男子又問。

「因果的〝果〞呀,結果。」  

「姑娘可尋著了?」

「還未呢,否則也不枉我輪迴那麼多次.....」

女子目光柔和,男子眼中卻閃過一絲哀戚。

「姑娘輪迴幾世了?」  

「我.....我已記不得了」

「姑娘既尋不著〝果〞,何不放下? 」

「我答應他了.....」男子心頭一緊

「我答應了他,要一直、一直和他在一起。」

女子臉上依舊盪漾著笑容,一如她在人世的率真與執著

「姑娘還是要繼續尋嗎?」  

「那是自然。」

「縱使尋不著也要尋?」  

女子沉默,開口低聲道「他一定還在等我,不會找不著的。」

身後傳來些許吵雜聲,兩人的對話太久,以致於路被堵住,所以女子身後的人無法前進。

「我....要走了,請公子保重。」女子沒有正眼看他,語氣中透露了對男子方才話所感到的不滿。

「我一定會找到他的!無論多久!」

看著女子踏過界線時,依稀聽見她如是說。

男子一直望著她的背影,過了那條界線,只要每走一步便會忘記一件事,無論是多愉快、多難過的事,往往在幾步間便回憶不起。

但凡事總有例外,偶而也會遇上執念特別深的人,他們便在痛苦間徘徊,不想忘記卻不得不忘記。

腦海已無記憶,心中卻總是難受,像缺了個洞,補不回來的洞。那些人邊走邊落淚,卻不知為何落淚。

男子無法想像女子究竟有多痛苦。

「清瑞。」男子話音剛落,身邊頓時出現一個人。

「大殿下何事吩咐?」清瑞恭敬地開口。

「她....剛剛那女子,輪迴....幾世了?」
「六世,近陽間三百年。」

陽間三年,陰間也不過一日。

陽間三百年對陰間而言也只是短短百天。

「三百年....明兒,你究竟是為了什麼....」男子話音中帶點痛苦。

「告訴父親,我要去陽間一趟。」

「大殿下不是不久前才去過?陛下怕是不會同意的。」

男子不語。

「大殿下,您該放下了,一段淺緣不值您一直掛念。」

清瑞望著男子說。

「是該放下了...」男子閉上眼喃喃說道。

「但,這終歸是我牽起的緣。」男子睜開眼,眼中有難過,卻又帶著堅定。

「大殿下.....」

「我後天要去陽間,我牽起的緣,終得我來斬斷。」

-

一年多前的文,被朋友瘋狂催......

我決定來認真產出後續!!(應該會是三角戀....吧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 的頭像

深海裡的一條魚~

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